知識、服務、管理、行銷
 
 
專業交流
學士貶值
 受到企業用人「碩博士優先」的影響,最近10年來我國補習教育學生結構出現驚人變化,但是大學升研究所類別招生人數成長可觀,每年學生人數由10年前的3萬人,增加到目前約8萬人;而熱門的大學升研究所則隨著產業趨勢變動,MBA最炙手可熱。民生報
高學歷潮流 13%五年級上班族想買假學歷
 近年來大學聯考錄取率節節升高,面對新世代高學歷的潮流,只有專科學歷的五年級上班族備感壓力。一項調查顯示,有13% 的五年級受訪者曾考慮「購買假學歷」增加學歷優勢,不過企業表示,若查到購買假學歷,處分非常嚴重。 【中央社 記者韋樞台北】
企業管理是人生最棒的遊戲之一
 企業管理毫無疑問是複雜的,但複雜並不等於困難,我認為困難的意思比較接近:『不快樂地做苦工』。企業管理是人生最棒的遊戲之一,令人興奮刺激。管理不只是一份工作,商業終究是『交換』的行為,意思是這場遊戲不能只有一個人玩。商業是一種人際網絡的活動,商業遊戲是大家脫下了頭盔,一起競逐的遊戲。正由於商業遊戲是一種沒有安全網的肉搏賽,所以成功之時,滋味也甜美得多。」--考茨曼 《大師輕鬆讀》第91期
企業經理人 繼續充電
 企業經理人 繼續充電

【經濟日報╱記者陳珮馨/台北報導】 2007.07.22

面對大陸經濟成長迅速,事業橫跨兩岸的企業經理人,唸完台灣的EMBA還不夠,準備繼續到對岸繼續進修;還有一批EMBA畢業生,進學校修課意猶未盡,乾脆自行籌辦一系列的「進階EMBA」課程。

先鋒證券投資顧問公司董事長林寶珠從台大的EMBA畢業,但她說 :「我實在捨不得台大。」雖然披上畢業服,仍然一臉依依不捨,林寶珠並決定,要報考大陸擠進全球50強的中歐國際工商學院EMBA,期待來自兩岸三地菁英的挑戰。

數年前畢業於台大EMBA的富邦證券協理陳宣全,在2005年時,轉戰上海財經大學攻讀金融博士,透過攻讀學位,可以更深入對岸產業結構、累積更多的人脈資源,也能把台灣產業經驗,用在大陸市場。

台大EMBA執行長李吉仁表示,除了上海財經大學,北京的中國政法大學,也是EMBA畢業生,結束台灣學業後,轉戰對岸的下一目標,尤其是事業橫跨兩岸,或是未來會往大陸發展的經理人,更需要累積兩岸資歷。

另外,還有一群台大EMBA畢業生,踏出校門之後,更覺學海無涯,乾脆自組學術社團,「談判研習俱樂部(Ne-gotiation Plus Study Club)」就在陳宣全等人張羅下,今年6月正式開張,學員自掏腰包請助教、租教室,延攬學術與實務界師資授課。陳宣全表示,原來不抱很大期待,沒想到竟然有100多位台大EMBA校友,熱烈地回籠上課,台大管理學院教授江炯聰也擔任講師,暢談談判、賽局理論、兩岸趨勢等。【2007/07/22 經濟日報】
大陸8大學校長 聯袂訪台
 【聯合報╱記者汪莉絹/台北報導】 2007.07.24 02:00 am

兩岸四地大學校長論壇暨聯誼活動昨天在台北舉行,浙江大學校長楊衛昨天表示,兩岸四地人才各有優勢,相互交流和合作,有利於促進和提升大學教育發展。

兩岸四地大學校長論壇暨聯誼活動昨天在台北舉行,共有二十多所知名大學校長與會。這項由北京大學校長許智宏等人發起的活動,今年步入第三屆,前兩屆在大陸,今年則是第一次在台北舉行。前來台灣與會的大陸大學校長有:北大許智宏、復旦大學校長王生洪、浙江大學楊衛等八所大陸名校校長以及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澳門大學校長姚偉彬。

第一次參加兩岸四地大學校長論壇的浙江大學校長楊衛表示,多年前他曾在台灣停留四個月,與台灣大學的研究生共同做研究,他對台灣的學生留下深刻印象,認為他們素質水平都很高。

來自大陸和港澳的校長們認為,兩岸四地大學生各有優勢,誠如外界所言,大陸學生用功程度高,台灣學生創意佳,而香港澳門學生則因英語程度佳,具全球視野和溝通能力。不過,校長們也認為,兩岸四地學生都相當優秀,通過相互交流,可開拓學生視野和相互學習。

校長們表示,由於台灣大學生員不足現象已經出現,早在前年,兩岸四地大學校長已談及台灣大學到大陸招生的問題。校長們認為,台灣優質的教育資源加上大陸優秀學生,是很好的合作模式。不過,台灣大學到大陸招生的計畫,目前仍有待兩岸政治層面的解決。

談及如何建構一流大學,楊衛和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澳門大學校長姚偉彬都認為,大學經費是永遠不夠用的,然而,經費多寡並不建構一流大學的唯一標準。

楊衛表示,他剛到浙江大學時,向全校師生揭示的一流大學建設,包括三大項,即大師、大樓和大學精神。此外,還須能與世界一流大學進行對話,躋身世界優秀大學之林。

徐立之則指出,一流大學除了硬體之外,更要形成一種文化氛圍,是必須立足於世界,與國際接軌,培養出來的學生是為全世界提供人才,而非一地區而已。

徐立之強調,培養學生獨立思考和批判精神是大學教育重要的一環。他說,在大學裡是「求學問」,除了學,更要問。不少來自大陸的學生比較傾向於「苦讀型」,在獨立思考和參與社區事務、關心社會部分,還須加強。 【2007/07/24 聯合報】
創造價值」的知識 要能掌握在手中
 
說什麼知識可以有助於企業經營這種話,只是一個空洞的原則而已,在現實上,企業會不會真正主動尋求知識並加以應用,以及應用哪些知識,基本上還是要看跟企業經營模式有沒有關連。

許多進步的企業將生產製造外包給亞洲國家,而將產品開發、品牌、通路和服務這類活動留在自己公司內進行。

「知識」是人類社會一個特有的創造物,也代表最有價值的文化遺產,但是從產業發展的現實觀點,人們認識到知識的重要性,動機並不是為了要滿足好奇心,而是為了創新的需要。這裡所稱的「創新」,也不是只做了某種不一樣的事,而是經由產品或經營方式的差異化創造了市場價值。由於這種價值創造的根源來自知識的直接應用,因此人們稱呼這個時代的經濟為「知識經濟」。


知識是直接應用在工作上

就像彼得.杜拉克在《後資本主義社會》(Post Capitalist Society)一書中所稱:「在知識經濟中,生產力並非來自如何將資金、土地與勞力分配到工作上,而是如何將知識應用到工作上」。關鍵是,在「知識經濟」中,知識是「直接應用」到工作上,不像在「工業經濟」階段中,價值創造是經由機器設備和既有的製程以及技術做為知識載具,所應用的知識是已經被凍結的知識,只能算是「間接應用」。這種狀況下所生產的,是大量標準化的產品,最後反而落得供過於求和價值低落的下場。

換句話說,在工業經濟中,企業所安裝和使用的昂貴設備和技術,反而構成知識經濟中的負擔和包袱,阻礙了它對於新知識的採用。近幾年來,許多進步的企業將生產製造外包給亞洲國家,例如台、韓和大陸,而將產品開發、品牌、通路和服務這類活動留在自己公司內進行,背後原因就是將容許知識的「直接應用」──也就是創造價值──的機會掌握在自己手中。

發展與產業結構息息相關

雖然,國內無論政府或業界都一再高唱「知識經濟」的口號,企圖將知識直接應用在組織活動上。然而,事實卻顯示進展似乎很有限。探究其中的原因,應該和台灣的產業結構有密切關係。

這裡所說的「產業結構」,並不是指一般產業的水平分類,而是指「代工製造」(OEM)、「設計產製」(ODM)以及「自創品牌行銷」(OBM)三種經營模式。不同的經營模式就可能先天決定了所應用知識的範圍和內容。

具體來說,如果一家企業經營的是OEM業務,所追求的將是降低成本、提高品質與準時交貨這類足以決定能否贏得訂單的關鍵項目。這時,企業感興趣的,只是有助於達成這些目標的知識;至於其它知識,譬如有關消費者購買動機和行為、通路與競爭狀況等,在他們看來則是和自己無關,會認為也是用不上的知識。

假設一家企業所承接的是ODM業務,那麼這家廠商要做的不應該是侷限在要依照規格製造的範圍,而是需要了解顧客的使用狀況、材料使用、競爭產品之類的知識,尤其是美學工藝方面的知識,更不可少。

假設這家企業將自己定位成品牌經營者,這時所要面對的,則是自己做主人的所有問題:從品牌命名和設計這類作業層次問題,一直到自製或外包、定價、競爭定位、通路關係等無數的屬於策略層次的問題都必須加以考慮、分析和決策。這時所需要的知識,範圍自然更廣也更複雜。

總之,說什麼知識可以有助於企業經營這種話,只是一個空洞的原則而已,在現實上,企業會不會真正主動尋求知識並加以應用,以及應用哪些知識,基本上還是要看跟企業經營模式有沒有關連:除此之外的知識,不管外人或專家強調是多麼重要,對企業來說,是無關痛癢,也不感興趣的。 •許士軍 2007/07/25 (自《IBM,MBA與吃角子老虎》,許士軍著,早安財經文化出版)
競爭策略》大中華商管學術列車 鳴笛
 【經濟日報╱蔡翼擎】 2007.07.29 03:52 am

全球化競爭衝擊兩岸高等教育產業,尤其是與企業界聯結最深的商管領域首當其衝,促使兩岸商管學者跨海攜手合作,以全球矚目的大陸經濟奇蹟為研究素材,加上台灣經驗及研究方法論,一起製作國際期刊難以抗衡的卓越論文,開闢全球商管學術的大中華世紀。

兩岸校園
建立多邊網絡關係

7月16日,一批中國大陸重點大學商管學院院長及教授風塵僕僕地住進了台北福華文教會館;隔天,他們將進行此次來台的最後一個活動──參加東吳大學商學院主辦的「東亞經濟發展與產業效率國際研討會」,針對東亞經濟、環境資源與政府政策、產業聚集與產業效率、運輸與物流、財務與風險等東亞經濟發展所面對的重要議題,提出學術論文,並進行研討。

從表面觀察,這場研討會與被戲稱為「大拜拜」的一般研討會或許並無太大不同,建構一個臨時舞台,讓學者論述新的研究,相互觀摩研究成果。不過,這批大陸商管學者此行的目的及意義都超越單純的學術發表,他們的活動是有組織性及策略性方向的。

一者,在進行最後一天的國際研討會之前,這些大陸商管學院教授已花近十天時間考察台灣多所大學,對台灣商管學院現況有了全盤了解,以探測兩岸未來可能的學術競合關係,並各自尋求合作對象,以形成一多邊的網絡關係。

來訪的大陸商管學院考察團,成員包含上海財經、首都經貿、人民大學、北京交大、武漢、天津商學院、山東、江西財經、東南大學、湖南科大及香港理工大學等12所大學的商管學院領導階層及教授。

再者,此次活動也是東吳大學及大陸南開大學長期策略聯盟行動的一環,兩校商管學院結合年度國際研討會與策略聯盟計畫,以推動兩校研究與教學的具體策略聯盟活動。

南開東吳
挑選策略研究標的

東吳大學商學院院長邱永和表示,七年前,東吳就開始與南開合作,當時合作的領域主要在物流方面,目前兩校決定進一步推動正式的策略聯盟,以物流、產業分析、運輸、金融四大領域,進行實質的研究與教學的策略合作。他表示,南開在深圳有金融學院,在銀行產業及風險管理方面很具競爭優勢,兩校選定的四大領域著眼的便是雙方強項的結合。

南開大學經濟與社會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劉秉鐮解釋,兩校策略聯盟的策略性目標有四:一是希望以南開及東吳兩校為核心,有效的建構出「兩岸間的學術平台」;二是雙方將以設定「策略性研究標的」的方式進行具體的學術研究,結合兩岸經濟事實與學術精華,對兩岸未來經貿關係的強化及國際學術論述作出卓越貢獻;三是透過建立的學術平台,在教授及與學生各個層次進行雙向且雙贏的長期教學合作。

劉秉鐮指出,各項策略性目標都在努力推動中。南開與東吳已協議,每年至少開一次院長級會議,先由雙方各自綜合院內教授意見,提出下一年度工作重點,呈送兩校院長會議討論議決,再攜手推動。目前雙方挑定的第一個策略性研究標的是「黃渤海區域」,將以兩校為核心結合兩岸學術力量,針對黃渤海灣區域的開發與開放問題進行多面向研究,並按照預定的時程提出質量兼具的學術成果。

強項結合
各自打造領先地位

他認為,策略性標的導向研究才能建立兩校長久的合作關係,也才能強化兩校聯合研究團隊的工作機制。邱永和也指出,台灣學者強項在方法論,但大陸學者占有大陸經濟奇蹟的優勢,擁有的個案材料及建立的統計資料庫,都是台灣學者所欠缺的,未來雙方攜手研究與撰寫論文,必能有顯著成果。

邱永和表示,去年東吳與南開已先推動兩岸間「物流」領域的網絡關係,由南開把大陸以物流見長的重點大學商管學院學者組織起來,帶團到台灣拜訪台灣物流學界,以此種雙邊交流的方式播下未來合作的種子。今年這次活動則是針對「產業經濟」領域進行相同的努力,未來還將針對「運輸」及「金融」等另外兩個領域建構網絡關係,逐年針對東吳與南開合作的四大策略性領域進行兩岸網絡關係之建構。

去年兩岸物流學者接觸之後,南開已透過東吳與台灣交大進行物流相關課程的合作開發計畫。大陸物流正要起飛,包括劉秉鐮在內的南開大學物流學者,對於南開大學在大陸物流學術領域的領先地位都很有信心,未來他們也計劃結合台灣經驗,更加強化南開的物流學術地位。劉秉鐮指出,這也是南開與東吳雙方的策略目標之一,亦即經由策略聯盟,讓雙方在兩岸各自建立某一領域的領先地位。

劉秉鐮強調,全世界都在關注中國,由兩岸結合競爭優勢攜手進行的學術研究,必可在國際學術舞台大放異彩! 【2007/07/29 經濟日報】
智慧大富翁》從台灣把觸角伸向全世界
 智慧大富翁》從台灣把觸角伸向全世界

【經濟日報╱林富元】 2007.07.30 03:53 am



林富元
經濟日報/提供
日前在台北參加國際科技協會年會,會中有精闢的演講,也激起熱烈的討論。

這場會議除了討論創業投資轉型為私募基金的趨勢,也談到半導體設計人才培養不易,成為台灣發展IC設計產業的瓶頸。

其實,相形之下,台灣IC設計人才的環境還算是最好的呢。

在日前的亞洲之旅中,我在台北和四家新創公司的團隊見面。這四個創辦團隊都十分傑出,技術、產品也好,但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卻是有三個團隊決定西進,只有一家想留在台灣繼續耕耘。

這一家選擇留在台灣發展的就是IC設計公司。由於台灣的半導體產業鏈太完整,群聚太龐大堅強,對他們來說,留在台灣,觸角還是可以伸向全世界。

另外三家到大陸創業的業者分屬網路、軟體、網上會議公司。他們前進大陸考量的是,必須與市場密切結合,那埵野奕鶠A就去那堣蒡琚C這是基於實務的需求,以及生存的必要手段。

30年前,我搬到充滿動力的矽谷。當時,世界各地的精英都到矽谷發展,走進餐廳,盡是正在討論創業計畫的創業團隊。只要有高遠的計畫,都會吸引來投資者的目光。

這樣的美好時光,20年前也在台灣重現, 如今場景則換到北京、上海。

人才、技術、資金、市場幫助矽谷獨領風騷數十年。台灣只擁有前三項優勢,但是一群企業家靠著自己的努力闖蕩,把全球市場當成自己的後院開墾。中國大陸則迅速的壓縮成長為另一個人才、技術、資金、市場兼具的新興力量。

投資者到了大陸,有聽不完的企劃案,當然其中不乏一些不成熟或不可靠的提案,但大家都同意一個事實———大陸確實成為數百年來才能碰到一次的龐大新市場,身為創業家或企業家,怎能不入這座寶山?

不過,我要強調的是,有太多充滿才華與熱情的台灣創業家,被國內的環境搞迷糊、失焦了。台灣這麼有價值的地方,卻留不住自己培養的最佳人才?他們的動力被不必要的隔離限制住了,他們的環境被不必要的教條孤立了。

所以他們認為未來的機會,只有到大陸創業,直接進攻這個千載難逢的市場。

在商言商,為什麼不能讓台灣業者也成為大中華市場價值鏈的一部分?不論是在台北或上海、北京,他們都可以像開發自己後院般的開發這個寶貴市場,而非連根拔起的激情切斷。

(作者是美國多元創投董事長、全球玉山科技協會理事長) 【2007/07/30 經濟日報】

南亞十六學分班 16學分班 南亞技術學院 推廣教育

台灣代表處
北市龍江路 147 2 樓之 1
TEL.+00886-2-8770-68508770-6852